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爱国者不是义和团抵制日货不如支持国货

发布时间:2019-08-15 11:26:07

冯军:今天是九一八,从这个时刻开始,我建议以后尽量减少讲抵制某某,而尽量说支持优秀国货。抵制某某的时候其实在替某某打广告,因为假设的逻辑是某某很好,你因为某种政治上的原因去抵制别人,其实消费者的利益是受损的。

从吸引力定律讲,实际上这个世界永远分三个部分,一个叫反对什么,一个叫支持什么,中间还有60%的灰色地带。当你说反对什么的时候你就把那60%的灰色地带介绍给你反对的人了,而当你去支持某某的时候你就把60%的灰色地带拉到了你支持的这一方。

胡释之:你讲的有点出乎我意外,因为你的公司就叫 爱国者 ,给大家传统的印象就觉得你是那种极端的民族主义者。

冯军:很正常,很多人听到这个名字第一反应就是义和团。

胡释之:没想到 义和团 居然反对抵制日货,这显示一种商人的理性在里头。我前阵讲过一句话,只有好东西才会被抵制。我看这次有人打出标语叫 抵制日本垃圾货 ,这其实是一个矛盾的说法,如果日本货真是垃圾货,不需要抵制,你压根就不会买。所谓抵制就是说因为民族情绪啥的我抵制住好东西的诱惑。

冯军:对于很多人来讲,比如说要给自己的老婆孩子,给自己的父母买好东西的时候,你越抵制什么,反而大家就偷偷地都要去买。

大家知道, 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是清华的校训。梁启超1914年到清华的时候,把《易经》的两句毫不相关的话,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凑在一起,实现了一个创新。也就是说,作为中国的君子,其实他是要有两条腿走路的,一方面要自强不息,另外一方面还要厚德载物,还要对全人类负责。当你抵制某某的时候,其实某种意义上你向全世界所传达的信息就是你光顾着自强不息而不太顾厚德载物。

你支持你自己国家优秀的民族品牌,质量很好,全世界都会认同,就像韩国人支持三星、支持现代,我们并不反感,觉得那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如果说韩国人抵制中国货,那我们会非常反感,导致我们也会报复韩国,其实对韩国优秀的品牌是不利的,所以与其去抵制某某,不如说去支持优秀的某某,支持优秀的中国品牌。

民族企业不需要保护 企业家要有自信拥抱竞争

我们说不要抵制日货,因为抵制就是最好的免费广告,你说要换个说法,改成说支持国货,但我想其实谈支持国货也是同样的道理。好东西是不需要你刻意支持的,要支持的一定是差东西

胡释之:说到梁启超,好多民族主义者不知道民族这个词,其实就是梁启超从日文翻译过来的。刚才我们说不要抵制日货,因为抵制就是最好的免费广告,你说要换个说法,改成说支持国货,但我想其实谈支持国货也是同样的道理。好东西是不需要你刻意支持的,要支持的一定是差东西。比如我们的空调可能比日本的空调好,那我作为理性消费者,从我个人的利益出发,我就直接买国货,我根本不需要说我支持国货。只有国货差的时候我才需要去刻意支持国货,也就是哪怕差我也去买。谈支持国货,给大家的心理暗示就是国货很差,可能反倒就越不买了,跟越谈抵制日货就越买日货是一个道理。

真正有自信的企业家,真正对自己的产品、对自己的品牌有信心的企业家,其实是会很欢迎竞争的,欢迎外国货进来,你消费者也不要因为我们在同一块土地长大,就优先买我的东西,你完全可以公平地去比较哪个东西好你就买哪个,但是我有底气说你在这种理性比较下最后还是会买我的东西,买所谓的国货。企业家需要有这种自信,拥抱竞争才能让自己前进,真正让你的品牌壮大。

冯军:从长远来讲,你刚才的评述我是非常支持的,但是有一点,就是阶段性来讲,中国的大部分品牌是比较年轻的。对于孩子来讲的话,做父母的有一个心得,就是好孩子其实都是鼓励大的,所以在孩子年轻的时候多鼓励鼓励他还是值得的。毕竟孩子他有些方面是好的,但是他还有不足的地方,当你多鼓励他的时候,就让他聚焦在他做得好的那一方面,让他去多往那方面去聚焦。

胡释之:农村小孩刚来到城市,没见过世面,鼓励他别自卑,这是很有必要的。但是鼓励不能变成保护、变成溺爱,他有错误我也不揭发他,那他就没有改进的动力了。

对企业来说,最大的鼓励是什么?我想还是来自消费者,你的东西好那我就买你的东西,企业的利润就上来了。最大的鞭策也在这,你的东西不好那我就不买你的,你就亏损,你就知道你的缺陷在哪,知道怎么去改进了。所以我们需要鼓励,但不需要溺爱、不需要保护。

商人是和平使者 做中国市场日本企业家最反战

做中国市场的日本企业家是最反战的,而做日本市场的中国企业家也是最反战的。企业家、商人在这种国家争端或者民族纠纷的时候,应该成为一个理性的力量,成为一个反战的力量。商业是消除仇恨的,或者说至少是增加了你仇恨的成本

胡释之:说到抵制和保护,中国的商人有时候得换位思考,就是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有时候觉得好像抵制日货跟我们没关系,我是中国的商人,反正不是抵制我,但是你要想你作为一个商人你也有国际化的那一天,也有去别的国家的市场攻城略地的那一天,如果别的国家也因为某种民族情绪来抵制你,你想想你会怎样?

另外我想商人其实是一个和平使者的角色,国际贸易越深,减少什么的可能性越大?减少战争的可能性越大。

冯军:对,你想我们跟台湾的两岸关系,原来是用导弹,用这种方式来讲只能激化矛盾,而后来用ECFA这种两岸的经贸往来,现在没有人担心海峡两岸会有什么大的冲突。

胡释之:包括中日之间也是,我想做中国市场的日本企业家是最反战的,而做日本市场的中国企业家也是最反战的。企业家、商人在这种国家争端或者民族纠纷的时候,应该成为一个理性的力量,成为一个反战的力量。商业是消除仇恨的,或者说至少是增加了你仇恨的成本,让我们有意无意地忘记我们以前打过架。

冯军:我们还有一个现成的老师就是萨姆兰奇的国际奥委会,用更高、更快、更强的这种奥运精神赢得了全世界的尊敬,以至于现在奥运成为了全球各个民族共同的一个精神食粮。而且每次谁赢的时候就立刻升国旗奏国歌,当中国人赢的时候日本人也得起立向我们表达尊敬,倒过来讲,当日本国旗升起的时候,我们也得站起来,对对方表示尊敬。

你会发现奥运实际上是典型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奥运是各个民族爱国者的体育盛会,但是它最后的表现方式是一个全球大家庭共同的精神财富,而且使互相之间的妖魔化去掉了。

冯军为爱国者集团董事长、胡释之为宏观经济学者

筋骨疼痛使用活络油效果怎么样
整肠生和肠炎宁有哪些不同
怎么检查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长期便秘会得痔疮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