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超级传奇商店第222章谁伴我闯荡

发布时间:2020-01-24 22:13:16

超级传奇商店 第222章谁伴我闯荡

两个本来有很多话要说的女孩,等真人当面的时候,突然变得笨嘴拙腮,不知从何说起了。

酒水上来了,顾元叹抿了口“寂寞的夜”,入口辛辣,还带着刺鼻的酒精味,让他眉头一下蹙起来了。

孙涵点的是黑啤,刚刚喝了一口,跟着便剧烈咳嗽了起来。咳着咳着眼泪都出来了,一捂嘴泪水无声的往下流。

詹洋没哭,不过脸上神色也黯淡了下去。

脸上的疤痕可以治愈,但心里那道疤痕却怎么也无法去除。只要穆香一天不醒过来,她就一天无法安心。

见气氛有点压抑,顾元叹放下杯子笑道:“你们俩不要哭哭啼啼的了。我跟你们说,有些事情就是命,命中注定她有这一劫,那就怎么也躲不过去。”

“可是……”

孙涵抹了把眼泪,想说点什么,被顾元叹打断道:“没什么可是的。人这一辈子哪能不遇到些沟沟坎坎,跨过去了便是晴空万里。”

“偷偷告诉你们个秘密。”

孙涵扭了下鼻涕,鼻音浓重的问道:“什么啊?”

见詹洋也竖耳倾听了,他笑着道:“穆香一旦醒过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女超人。所以你们千万别被她比下去了,从现在开始就要努力了。”

“怎么可能~”

“又骗我们。”

两个女人异口同声的表示不信,但心情却好了很多。

他笑了笑,抓过酒瓶子给两人面前的杯子斟满了,趁她们不注意放了点【金疮药】进去,“来,适当喝点对你们身体有好处,干了。”

两个女人不疑有他,很干脆的端起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金疮药的效果不是盖的,腹腔出血的孙涵,本来连啤酒的刺激都受不了,但一口烈酒下去,除了开始时干咳了一下,很快脸色就变得红润了起来。

再看詹洋,脸上那道恐怖的割裂伤,居然暗淡了几分下去,很快和脸上皮肤变成了同一个肤色。

随着酒精下肚,两个人放开了很多,也不再提穆香的事情,开始讲起当初她们在学校的糗事来。

“香香当初可是吴大校花,追求她的男生能在操场排一溜,其中好几个校草财色兼并,看得我们口水都流下来了,偏她就看不上眼。”

“嘿嘿,洋洋快说,当初你有没有流口水?”

又是一杯酒下肚,詹洋红着脸,大着舌头道:“何止流口水,我还舔屏呢!不过玉兔精你记不记得,那个照片到底是谁拍的啊?”

一袭修身长款风衣的孙涵,媚眼迷离的问说:“谁啊?”

“哈哈,就是你啊!有次我和你一块睡,还听到你半夜叫人家名字呢,那叫一个深情。当时我就在想,要是我是男人的话,一定从了你。”

“有吗?”

“当然有了,我给你们学学啊!”

顾元叹好笑的点点头。

“阿新~~阿新~~人家好爱你的噢~”

詹洋拉长了声音,学的阴阳顿挫,把一个痴女的哀怨纠缠学的入骨三分,听的顾元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哈哈……”詹洋没学完,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来。

孙涵可能是想起“阿新”是哪位了,脸上红了一下,跟着恼羞成怒道:“你还说我呢,是谁每回球场上看到江一凡脱衣服,就激动的大喊大叫的?我记得有一回人家从你手里拿了瓶矿泉水,你回去念叨了三天,说什么来着?”

詹洋看来是想起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了,顿时大喊大叫道:“你个玉兔精不许说,不许说……”说着就要上去捂她的嘴。

“咯咯~我碰到我家一凡的手了……呜呜,一凡的皮肤好好哦……”

“哈哈……”顾元叹没想到詹洋也有这么花痴的时候,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孙涵很有范的耸耸肩,“她的一凡现在已经变成一凡大叔了。听说娶了个有钱人家的女儿,不过两口子经常吵架,偶尔还大打出手。年前我路过仓城时见过他,那一脸的络腮胡、怀胎十月的啤酒肚,简直颠覆了我心中所有美好的想象。”

“那你的那个什么阿新呢?”

“陈建新啊?应该在坐牢吧。”

詹洋显然也是刚听说,惊讶道:“不是听说在美国过的挺好的嘛,还娶了个白人老婆?”

“他前年就离婚回国了,在中海那边搞了个2+1的基金风司。主要以拉人头的方式吸收资金,然后再许以超高利率作为回报,形成病毒式的发展。说白了就是变种传销。”

说到这里,孙涵叹息了一口,“20个亿的流水啊!据说被警方抓获时,他公司账户只剩下不到400万的现金。”

詹洋听得目瞪口呆。20亿啊,作为主犯,这绝对是牢底坐穿的节奏。

少女时代的暗恋对象,居然落到现在这般田地,令她们唏嘘不已。

顾元叹摇摇头感慨道:“男人这辈子确实挺难的。”

“找个漂亮女人吧,太操心,找个不漂亮的吧,又不甘心;

光顾事业了,人家说你没感,光顾家了,人家又说你没本事;

专一点吧,人家说你不成熟;花心点吧,人家说你是禽兽;

活泼点吧,说你太油,不出声吧,说你太闷;

有钱,说你变坏,没有钱,人家骂你是窝囊废;

结婚吧,怕自己后悔,不结婚吧,怕她后悔;

要个孩子吧,怕出来没钱养,不要孩子吧,又怕老了没人养。”

他的一番排比句听得两个女人“咯咯”娇笑不已,孙涵更是笑着驳斥道:“你们男人不容易,难道我们女人就容易吗?二十年的公主,一天的皇后,十个月的贵妃,一辈子的保姆!所以说,做女人也挺难的。”

“好,为不容易的男人女人干一杯。”顾元叹笑着举杯到。

“干杯~”

随着话题的热烈,詹洋两人脸上的晦暗慢慢消失了,恢复到年前见到的飒爽,言谈之间也透着成熟小女人的风姿。

就在这个时候,酒吧老板,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拎着吉他自弹自唱了起来。

一首很经典的老歌,被他唱的入木三分,酒吧里的客人跟着打起了节拍,还有的口哨连连,气氛一度达到高潮。

等一曲结束后,詹洋撺掇着顾元叹上去唱一首,本来绝对不会同意的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干脆的走了过去。

跟老板说了几句后,酒吧里响起了家驹“谁伴我闯荡”的音乐声。

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

沿路没有指引,若我走上又是窄巷;

寻梦像扑火,谁共我疯狂;

长夜渐觉冰冻,但我只有尽量去躲……

纯正的粤语从顾元叹嗓子里冒出,令酒吧里的客人眼前顿时一亮,那些本来还端着酒杯轻声交谈的客人,瞬间便竖耳倾听。

只有顽强,明日路纵会更彷徨;

疲倦惯了再没感觉,别再可惜计较什么……

一个以术入道的大宗师,唱起歌来同样非同凡响,歌曲里那种迷茫、不甘、挣扎,又期盼着凤凰涅槃的味道,简直被顾元叹给唱活了。

不仅仅如此,他的嗓音非常富有特色,略带沙哑,但吐字清晰;还有一点,他唱的粤语没有一点牵强附会的意思,就和原唱没什么两样。

随着歌曲到了副歌部分,顾元叹的嗓音渐渐高亢嘹亮了起来,酒吧的玻璃门阻隔不了音色的穿透,吸引了过路的客人。

只有淡忘,从前话说要如何;

其实你与昨日的我,活到今天变化甚多……

一波波的客人朝着这个门脸不大的酒吧里涌来,想一睹唱歌之人的风采。

昏黄的灯光下,顾元叹那张稚嫩的面庞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如同出尘的谪仙降落在凡尘一般,让进来的客人不忍破坏这副美好的画面,变得蹑手蹑脚了起来。

只有顽强,明日路纵会更彷徨;

疲倦惯了再没感觉,别再可惜计较什么,始终上路过~

……

一曲歌罢,这个不大的小酒吧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每个人的心灵都好像被净化了般,甚至生出一种泡吧是罪大恶极的感觉来。

良久之后,终于有人轻轻的鼓掌了,随后掌声越来越响、越来越热烈……

合肥长淮医院怎样
凉山州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银屑病研究中心
三亚治疗卵巢炎医院
山东牛皮癣医院都有那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