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圣天古道 第七十三章 一战,未尝不可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9:39

圣天古道 第七十三章 一战,未尝不可

“一战,未尝不可。”田农襄说着扫了一眼无头尸,“这家伙碍事!”

冥族黑影盯着他冷笑,“小小启修境,竟敢与我叫板,真是嫌自己命长!”

田农襄脸色阴郁,迎着冥族黑影的目光,“你不过是愽益境中期,高我一个大等级而已。”

他的话一出口,周围人群个个瞠目。对修士而言,纵跨一个大阶,根本就没有对弈的资格。甚至同阶修士之间,初期修士最多能与中期相抗,若遇同阶后期修士,也只有被蹂躏的份,更别提什么越级而战了,那只是几千年来的传闻。因为无论是对法术的领悟还是掌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然而今天,一个六七岁的孩童,竟然向一个越了自己一个大阶的冥族修士发起了挑战,这太过匪夷所思。一群人无比担忧的目光纷纷投向了他。

而九婆却是另外一种想法。因为她曾亲眼所见,这孩童刚筑法基时,就挑战过已是启修境后期的熊栾,且熊栾并未能在他身上讨到一丁点便宜,还被抢了魂鼎。此时,这孩童已晋级启修境,其战力到底有多强,她根本揣摩不透。

应该说,田农襄并不是随口胡说。早在他刚筑法基时,已被更高境界——散归境修士,白幽黑煞那干人蹂躏过,虽然当时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体内“圣”符被动防御,可总归是见多识广。此时遭遇一个愽益境中期的冥族黑影,没道理退缩。

“高你几个等级?”冥族黑影怒极反笑,他觉得眼前这家伙定然是得了失心疯。他哈哈大笑一阵,突然敛住笑声,冲无头尸喝道:“退下!”

那无头尸倒也规矩,转身退开,立在远处。

无头尸一去,田农襄暗松了口气。因为无论是冥族这家伙还是那个无头尸,他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清楚到底该如何对付。

“动手吧!”冥族黑影阴郁地看着他。

事已至此,已无回转余地。田农襄默运法力,体内气流涌动,一条苍龙体内隐约沉浮。此时,他突然觉得,这时自己,并非以往那样,总是“圣”字符文在与人对抗。猛然间,他心头一动:符文、寒冰石和自己的神魂三者融聚,难道我的神魂开始占据了主导?

这时,悬浮在冥族黑影身侧的月牙铲划出一道弧线,破空而来。

田农襄气灌双臂,前跨两步,挥拳冲月牙铲横砸。而月牙铲若活物一般,突然凌空旋转,铲刃倒竖,让过田农襄拳头,接着呼的一声朝他脑袋上横扫过来。田农襄急忙低头,月牙铲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惊得田农襄一身冷汗。双脚在地上一蹬,身子侧飞出去。就在此时,月牙铲在半空划了个半圈,携阴幽雾气冲来,瞬间及至他的面门。

“啊……”有人在一旁焦急大喊。

田农襄没想到这铲速度如此之快,他身未落地,根本不及躲避,连忙撑开双掌,夹住铲刃。然月牙铲来势惊人,力道极大。田农襄双掌合撑之力,根本削弱不了月牙铲的冲劲,被推着向后倒飞。

眼看铲刃要劈开田农襄脑袋,周围之人更是焦急呼喊,可苦于各自修为被制,施救不得,有人已闭上眼睛,不忍直视。

砰!

田农襄后背撞在洞壁之上,然月牙铲冲劲依旧,直贯而来。田农襄细牙紧咬,聚全身之力灌注双臂,猛然侧头,双掌夹着月牙铲掠着肩膀击在身后洞壁上。

这时,原本待在他肩上的乾坤盘“哇哇”大叫着逃向远处,口中不断叫唤:“吓死爷爷了!”

一直凌空而立的冥族黑影冷冷地扫了它一眼,“一会再收拾你

圣天古道  第七十三章 一战,未尝不可

!”

乾坤盘闻言,又向一旁窜出,尽量与冥族黑影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田农襄的双掌依旧夹着月牙铲,在洞壁上横拉两丈多远,所过之处,尘扬石飞,紧紧将他包裹,外边之人根本看不清里边发生了什么,个个惊恐且焦急地盯着那里。

这时,田农襄突然觉得体内“圣”字符文缓缓腾起,紧接着在他体内开始急速游走。久违了的感觉,令田农襄心头一喜:这家伙终于有动静了。他夹着月牙铲继续在洞壁上划拉,而双臂上的力道在急速增进,仓促间,他虽没有察觉到这一点,可月牙铲的冲击速度显然开始滞缓。

远处的冥族黑影猛然皱起了眉头,因为月牙铲是他取特殊材质,又用上百个魂魄祭炼而成,与他的神魂相连,月牙铲周围的些许变化,他均能感应得到。此时田农襄合着的双掌猛然间力道增强,使他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一个刚晋级启修境的小东西,一轮月牙铲轰击,定然被碾为碎泥。可不成想,那家伙能在自己月牙铲的攻击下躲避如此之久,况且此时竟有意无意低开始束缚起月牙铲来,这简直不可思议。

他脸色一沉,身子一动向田农襄冲去。冥族黑影来速极快,瞬间即到田农襄身侧。而田农襄身后若长了眼睛一般,猛然回身,双掌夹着月牙铲忽的一下冲他横扫。

冥族黑影一把抓住月牙铲的手柄,抡臂将田农襄拖拽到半空,随即向地面砸去。

此时的田农襄,身体中“圣”字符文已若发疯般四处乱撞,体内气流已被它牵引着汇聚到极致,气息暴涨,只觉苍龙飞舞,笼聚全身。他猛然松手,掠过月牙铲,直扑冥族黑影。

冥族黑影见此,抬手向他拍来。轰!两掌相撞,一声巨响,田农襄沿着洞壁倒飞两丈开外。而冥族黑影竟然在半空中稍微晃动。

二人立住身子,瞪视且揣摩着对方,同时均在默默汇聚着体内真流,等待下一轮的搏击。

冥族黑影暗自震惊,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这小家伙修为极低,却可以与自己硬抗。何以会有这般战力?这太颠覆认知了,“高阶碾压低阶修士”这个定律,难道在这个娃娃身上不适用?他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这……

周围那些人更是惊得半天合不拢嘴。这小家伙明明只是启修境,如何会有与博益境修士硬抗的实力?难道看错了?难道他也是博益境?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广东治疗阳痿医院
南通治疗龟头炎费用
银川癫痫病医院费用
沈阳脑康中医院预约挂专家号
石家庄全博口腔诊所再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