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安徽界首在押人员越狱续看守所副所长被刑拘奢侈品市场和消费

发布时间:2020-02-15 16:57:13

安徽:男子遭刑讯逼供承认杀人 1个月后“死者”现身

1995年夏天,46岁的朱大国怀揣着第一次打工的收入兴冲冲赶回老家。与此同时,57岁的陈家杨在自家的加工厂里张罗生产。两人素昧平生,生活轨迹却在霍邱县公安局的一起案件调查中有了交集。朱大国稀里糊涂被死亡,陈家杨糊里糊涂成了嫌疑人。日前,六安市公安局对此事作出回应。

案情进展

申请信息公开未得到回应

去年7月17日,陈晓代父亲向霍邱县公安局递交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书,在申请书中,陈晓提出了11项申请,包括:陈家杨1995年被霍邱县公安局刑拘所涉嫌的罪名、陈家杨被羁押的法律手续、询问陈家杨的民警的姓名及现在工作单位等。陈晓称,申请一直没有得到对方回应。

去年12月15日,陈晓作为受委托人向霍邱县人民法院就本案提起行政诉讼。直到今年1月26日,霍邱县法院才下达行政裁定书,但裁定的结果是不予受理。今年2月16日,陈家杨向六安市中院进行上诉,继续要求公安部门公然当年信息,但三个月过去了,中院仍没有作出裁定结果。

警方回应

5月12日,来到了六安市经开区公安局,希望能采访局长李学仓,但被谢绝。 13日,来到六安市公安局,该局宣传部门对进行了一个官方的回复。

关键词:身份

陈家杨当时是被收容审查

据公安部门介绍,1995年6月,霍邱县石店镇五塔寺村居民朱大国卖粉丝途经王截流乡南滩村,因粉丝丢失与南滩村陈家杨发生口角,后朱大国失踪。一个月后,在淮河河道城西湖乡汪集村境内河滩地发现一具男尸,经朱大国家人辨认,确认是朱大国,并将该尸体领回,办理了丧事。霍邱县公安局遂对朱大国被杀立案侦察,原六安行署公安处派员到现场指点办案工作。经排查,肯定陈家杨有重大作案嫌疑,遂对其采取收容审查措施,关押在霍邱县看守所。

关键词:赔偿

警方赔偿2.7万元并与之签订协议

一个月后,朱大国突然回家,称其当初与妻子生气,在未告知家人的情况下外出打工。霍邱县公安局立即释放了陈家杨,纠正执法错误行动,经与陈家杨及其家人协商,赔偿陈家杨5000元,双方并签订协议,陈家杨表示不再追究任何单位和个人的法律。后随着陈家杨年事渐长,身体状态逐步衰弱,多次到公安机关要求再付2.2万元救助款,由王截流代表县局再次与陈家杨夫妻签订协议,夫妻俩表示不再申述,村干部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签字。王截流派出所积极调和乡镇党委,为陈家杨夫妇申请了低保进行救助。尔后连续几年,霍邱县局每一年春节均对陈家杨进行慰劳,金额1000元至2000元不等。

关键词:救助

调和有关部门加大对陈家杨救助

公安机关同时表示,当年陈家杨因错案被拘,公安机关先后给予27000元赔偿,签订了协议并实行到位,且公安机关一直对其进行救助,针对陈家杨及其亲属再次提出赔偿诉求,霍邱县局安排分管局领导牵头,了解陈家杨及其家人的真实想法,同时对陈家杨及其亲属进行法律政策宣传教育,引导其依法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积极调和及有关部门,通过新农合,大病救助,低保等情势,加大对陈家杨的救助力度。

焦点释疑

陈家杨有没有被刑讯逼供

用棍子打我的腿,还让我蹲马步。 陈家杨接受采访时称在看守所里自己曾遭受刑讯逼供,回来之后就经常胃痛,吐血。

六安市公安局在回应时承认当时确有刑讯逼供现象,但是也强调,当时很多地方办案的风气就是重视口供,应从当时的时代背景看待这1问题。

嫌疑人身份有没有解除

关于陈家杨所关注自己究竟还是不是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这1问题,市公安局解释到,当时老人是被收容审查,审查结束,证明老人并非作案凶手,其身份也就恢复正常,并不存在陈家杨所说的犯罪嫌疑人身份一直没有取消的问题。

当年办案民警有无追责

在当年的案件中,时任霍邱县公安局副局长的李学仓如今已是六安市经开区公安分局局长,当年的王截流乡派出所杨所长现是霍邱县公安局副局长,当年参与此案的任姓警官现在是1基层派出所所长,他们有没有被追责?对此,六安市公安局并未作出明确回复,只是说在内部应当采取了通报等处理。

给陈家杨的钱是啥名义

六安市公安局对陈家杨拿到的钱款的解释是,当年并没有完善的赔偿机制,即使我们想赔偿,也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来支持,所以采取了春节慰问,办理低保等方式进行折中。

两点质疑

法院援用的法律条文是不是适合

在下达的不予受理裁定书中,霍邱县法院援用了《行政诉讼法》里第十二条和第四十九条第二项来证明陈家杨的诉讼要求不在受案范围之内,但这两条法律条文2015年5月1日才正式实行。

据霍邱县人民法院政治处蔡主任称自己不太清楚,需法官出面才能解释清楚。希望能采访到办案法官,但这1要求未能实现。

警方称收容审查是不是适当

对此,陈家杨的律师张敬辉认为,收留审查已是一个历史名词,按当时的法律规定,对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不讲真实姓名、住址、来历不明的人,或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有流窜作案,屡次作案,结伙作案嫌疑需收容查清罪行的人,送劳动教养场所专门编队进行审查。但陈家杨当年涉及到这桩命案,不适合作为收留审查的对象。

对话

家人1急认错了尸体

:之前你与陈家人有没有见过面?

朱大国:一直到现在我跟我家属都没见过他家人,我们真没有想害他人的心。

:当时是谁辨认的尸体?怎样认出是你呢?

朱大国:是我老伴和她哥哥去辨认的,当时尸体是从淮河漂上来的,都泡肿了,根本认不出来。尸体的脖子上绕着绳子,正好那时候也在传我是被人害了,也找不到我本人。家里人一急,认错了。

朱大国是如何失踪的

对自己当年失踪的缘由,现年66岁朱大国仍很懊恼:我恼啊,粉丝走半道上丢了,回去咋交代。 朱大国便索性连车带货都丢在路上,一个人跑到邻村找朋友聊天,朋友建议他去天津打工。朱大国当时认为,在外地打工挣了钱回家,也能给家人交代,便随着众人1路北行。 一个月挣了将近600块。 打工三个多月便回家了。还没到家,朱大国便听说自己因出走惹大祸。

腰椎骨质增生治疗
藤黄健骨丸价格
治腰膝酸软的中药有哪些
什么止咳药6个月儿童用好
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药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